中国男同志网站 探访同性恋者生活 背负婚姻的quot老男同志quot活得累

时间:2020-12-14手机版

中新网1月6日电三十年来“同志”一词在民间的指称彻底换了一个群体。最近一期的凤凰卫视采访了同性恋作家童戈,为人们揭开了这一群体生活中鲜为人知的一面。三十年来他们的境遇有了根本性的改变,逐渐地被社会接纳、理解和宽容。

以下为节目内容:

现在媒体都在谈论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社会的巨大变化,而在这期节目当中,我们采访的人被称为“同志”。三十年间,这个指称在民间彻底换了一个群体,他们就是同性恋者,更重要的是,三十年中他们的境遇也有了根本性的改变,他们逐渐地被社会接纳、理解和宽容。

解说:他叫童戈,知名同性恋文学作家,同性恋研究者,他本人也是一名同性恋者。这是他首度接受电视媒体专访,从秘密到公开,从遭受牢狱到被尊为学者,如今他要努力为自己的群体发出声音。

子墨:童戈这个名字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童戈:曾经有一个姓童的孩子,在当年我不知道究竟是他伤害了我,还是我伤害了他,所以一直在我的心里头存在着那么一个困惑,然后我在想到我的笔名的时候,这个“童”,儿童的“童”又和同志的“同”同音那个戈,就好像还有点儿很传统的意思吧,我要战斗。

解说:在圈子里人们都尊称他为“童戈老师”,写作,调研是他如今主要的工作,但是他的青年时光常常在压抑、分裂中度过,那个年代的“同志”不少人都有不堪回首的往事。

童戈:与同性恋朋友约会时被便衣警察抓住

子墨:早期您所经历过的,让您记忆最深刻的,同性恋遭受歧视的事情是什么?

童戈:我个人遭受的就是被关在,被拘留的那个过程现在想起来还是有点儿触目惊心的。

子墨:您介意给我们回顾一下这个过程吗?

童戈:我和我的朋友两个人在自己的家里发生了性的东西,他不应该被惩治,可是为什么我和我的朋友在外面见面的时候,就被便衣警察追踪到家里,而且我们完成性过程这个时间破门而入,这究竟是我们在违法,还是警察在违法呢?这个事情在过去还是比较普遍的。

子墨:这是发生在20世纪什么时候的事情?

童戈:90年代初期。

子墨:给您的震撼大吗?

童戈:非常大,因为这个事情,我自己辞职的,但是其中也有被迫的成份,否则我会在体制内享受体制的一切优越,包括职称,包括房子,包括工资,包括一切。

子墨:被拘留,公安有没有给你一个明确的说法?

童戈:流氓活动啊,你刚才谈到我感触为什么这么深?就是当我关在牢房里,真正地和那些赌博的,打架斗殴的,倒卖假银元的小偷等等关在一个屋子里头,我一个在社会上已经有所声望的一个作家,一个很著名的编辑家,那种羞辱感说不出来。

子墨:单位的领导会对你颇有微辞,或者是另眼看待吗?

童戈:这个大家的议论就很多了,当时如果听的话,我就只有自杀了,牢房外面附近有火车,所以我当时决定,就放我出去的那一天,我就沿着火车道远远地走,当我走不动了,我就扎到火车轮子下去,当我拘留期满放出来那一天,有一个朋友就在铁门外等着我,这样给我一种振作。

背负婚姻家庭“老男同志”活得很累

解说:专家曾对生活在大中城市,受过良好教育,相对年轻和“活跃”的男同性恋者进行调查,结果显示,同性恋者因为受歧视,30%~35%的人曾有过强烈的自杀念头,9%~13%的人有过自杀行为,67%的人感到“非常孤独”,63%的人感到“相当压抑”,超过半数人由于不被理解,曾感到很痛苦,并严重影响生活和工作,而童戈作为走过了半个世纪的同性恋者,他已经为人夫,为人父,生活得很累是他曾经最强烈的感受。

子墨:活得累是您这个年龄的许多“同志”一种共同的感受吗?

童戈:是的,因为像我们这一代的“同志”几乎是说是对于同性恋,甚至这三个字都没有听到过的情况下,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然后身上已经背负了很多的婚姻、家庭、子女、职务,甚至职业这些个负担,已经不像年轻人这样可以自由了。

子墨:但这样的异性婚姻是不是会带给“同志”人群更多的痛苦呢?

童戈:它成为了一柄双刃剑,有的会更尽心尽力地来扮演好,演好丈夫的角色,父亲的角色,也有的是把自己对于整个异性婚姻的不满,又用最传统的男尊女卑的东西转嫁到妻子身上,欺负妻子的也有。

子墨:今天的可能像80后很多“同志”,也许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的心态和你们非常不一样吗?

童戈:非常不一样,他们并不避讳自己性的身份,也不避讳自己的一些生活的需求,而且可以去选择更多的方式,就和我们没有选择是不一样的。

解说:经历岁月磨砺,谈及妻子和儿子,童戈也充满爱意,一份不权威的调查显示,80%的“同志”最后还是选择了婚姻,目前中国同性恋者人数估计在3600万到4800万之间,其中大学生的同性恋比例接近10%。

子墨:我也看到有网友说,看了您的文学作品,能够感受到同性之间的爱情,其实也是那么美好。

童戈:同性之间,同样是有感情的,一个大家都公认的,特别漂亮的人,在我的眼里不漂亮,甚至说我会被一个人的眉毛,我会被一个人的鼻子,我会甚至更多元的“恋老”的“恋童”的,我们“同志”人群里知道“恋熊”的,这像我的胖恐怕根本就达不到,必须得有我这个胖一倍的“恋熊”“恋猴”的,“恋瘦”的,“恋足”的,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产生这种强烈的这种爱欲,性感审美的这种标定点是非常非常多元的。

解说:1997年的香港,崔子恩的长篇小说《桃色嘴唇》和童戈的小说合集《好男罗格》先后上市,悄无声息,然而这一举动在“同志”圈子里却是石破天惊,因为这是中国大陆同性恋作家首次出版同性恋文学,如今“好男罗格”已经成为一些“同志”的自我称呼。

上一篇:汪洋自肆 汪洋鼓励网友放肆发言否则就没有个性了下一篇:桂林龙舟 广西桂林龙舟翻船致5死多人失联

相关内容

  • 日本投降 日本投降73周年纪念日勿忘国耻 缅怀先烈

    日本投降今天是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73周年纪念日。14日,在四川广汉的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前,当地各界群众自发聚在一起,重温历史、缅怀先烈。在广汉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前,公安民警、青年代表、志愿者们自发来到这里,驻足碑前,全体肃立、默哀致敬,静静聆听着那段波澜壮阔的抗战史,表达对抗战阵亡将士们的崇敬与哀思之情。据资料统计,在抗日战争期间,共有300多万四川儿女奔赴战场,足迹遍及13个省市

    2020-12-14

  • 哥哥射影院 女子献身干哥哥治阳痿 与嫂子三人同床治病

    哥哥射影院扬子晚报12月2日报道老公患阳痿,夫妻时常吵架,甚至闹到要离婚的地步,干妹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提出为干哥哥献身一次,想通过刺激的方法治好他的病,夫妻俩也想到吸食冰毒来刺激一下,于是老公开宾馆三人吸毒“溜冰”后,上演了荒唐的轮番“治病”一幕。近日,开房间请老婆和干妹妹吸毒的刘大川在缓刑期内再次涉嫌容留他人吸毒罪,被移送南京市秦淮区检察院审查。30岁的刘大川开了家洗头房,今年6月因犯容留

    2020-12-14

  • 引领 红色通缉第一集引领

    引领【资料:十九大之后归案的百名红通人员一组】新闻播报:2017年12月1日,潜逃9年的百名红通人员周骥阳被缉捕归案,意味着百名红通人员已经半数到案。2017年12月6日,百名红通人员李文革回国投案,到案人数迅速实现从到半至过半的转变。2018年1月24日,百名红通人员胡玉兴回国投案。2018年6月20日,百名红通人员袁梅回国投案。2018年7月28日,百名红通人员张勇光主动回国投案并退

    2020-12-14

热门tag